當前位置:專題專欄 > 滁州人的故事 > 本期人物:筆墨丹青繪就人生情懷——吳開山和他的人物畫

人物簡介:

明光市向北30公里,風光秀麗的女山湖畔,一座雅致的兩層小樓,主人吳開山老師在他的書房里迎接著我們。書房很大,布置的很有特色,給人一種高雅而恬靜、濃郁且墨香的書畫視覺,窗外,一湖碧水涌來眼底,屋內,各種畫卷整齊排列,看的出,他是一位做事嚴謹認真的人。“今年是雞年,所以,我畫了幾幅,是山東的一位老板定的”。他指指墻壁上剛剛畫好的幾幅斗方作品,一一向我們介紹,從他臉上洋溢著的喜悅,我似乎讀到了他有一種成功后的快樂。臨窗而坐,品茗、聊天,我逐漸的走進了他,一位與繪畫結下不解之緣的人,一位視繪畫為生命的人,這或許就

本期內容

筆  墨  丹  青  繪  就  人  生  情  懷


——吳開山和他的人物畫

文/圖 豐山愚人

    明光市向北30公里,風光秀麗的女山湖畔,一座雅致的兩層小樓,主人吳開山老師在他的書房里迎接著我們。書房很大,布置的很有特色,給人一種高雅而恬靜、濃郁且墨香的書畫視覺,窗外,一湖碧水涌來眼底,屋內,各種畫卷整齊排列,看的出,他是一位做事嚴謹認真的人。“今年是雞年,所以,我畫了幾幅,是山東的一位老板定的”。他指指墻壁上剛剛畫好的幾幅斗方作品,一一向我們介紹,從他臉上洋溢著的喜悅,我似乎讀到了他有一種成功后的快樂。臨窗而坐,品茗、聊天,我逐漸的走進了他,一位與繪畫結下不解之緣的人,一位視繪畫為生命的人,這或許就是藝術的魅力所致。

    今年50歲的吳開山老師,是女山湖鎮舊縣中學的一位美術老師,幼承父教,筆耕不輟,三十多年來,以頑強的意志力,苦苦修行,在水墨人物畫方面,嶄露頭角,是明光市、滁州市在水墨人物畫界頗有影響力的青年畫家之一,他的作品得到了越來越多書畫愛好者的青睞和認可。三十多年,他先后學習于中國書畫函授大學、黃山書畫院、皖東學院、安徽省教育學院、中國藝術研究院、受益于趙振華、許健康、劉繼潮、王濤、韓學中、張鴻飛、劉選讓、張道興、郭怡孮、趙建成、張望、苗再新等老師的悉心幫助和指導,在完成繪畫基礎理論的過程中,又師從中國水墨人物畫大師杜滋齡先生,主攻水墨人物畫,且獨樹一幟,一份耕耘一份收獲,數年來,他憑著扎實的基本功,嚴謹的繪畫態度、新潁的人物創新構圖,細膩的筆墨功力,創作了大量反映人民群眾生活、工作歡樂場面和難忘的瞬間,一幅幅作品緊扣時代主旋律,謳歌勞動人民的創造精神,亦取得可喜的成績,諸如1996年其作品《藏族婦女》曾入選“中華杯·希望杯”全國書畫大賽銅獎、1997年作品《春天》榮獲黃山畫院院展一等獎、1997年作品《藏族老阿媽》入選97香港回歸全國書畫展并被收藏,2013年,《暖冬》榮獲首屆全國美術教師美術作品優秀大獎、2014年作品《高原紅》、作品《高原又春風》分別榮獲安徽省體育、廉政書畫大獎賽兩個3等獎、作品《雪兒》入選《中國當代美術家作品集》。今年,作品《風雪之夜》榮獲滁州市書畫雙年展金獎。

    仔細品讀吳開山老師的作品,件件不失為佳作,人物的神態被表現的栩栩如生,尤其是每一幅畫瞬間場面的定格,給人以無限的遐想空間,動中有靜,靜中有動,人物線條用筆老辣,用墨濃淡相宜。在畫界,人物畫是畫家們最不容易掌握的一門藝術,尤其是人物的面部表情的處理,是最難表達的,一位大師曾經這樣描述畫人物的畫家,“畫人物畫是帶著鐐銬的舞蹈”,就是既要有嚴謹的造型,又要有生動筆墨。而在他的作品中,恰恰把握了這一要素。不難看出,如果不是長期的深入生活,用敏銳的觀察力觀察人物的喜怒哀愁、去體會人物的生活、用詩一般的想像力去還原生活,是難以創作這么多美輪美奐的作品,我最喜歡的一幅作品《藏族老阿媽》,就完美的表達了這一藝術的魅力所在。整個作品干凈利落,沒有多余的廢筆,雪白的頭發、深邃的眼睛、飽經滄桑的面部,把西藏老阿媽人物表情刻畫的淋漓盡致,把讀者一下帶進了雪域高原那歲月如歌的意境之中。當然,他的許多作品都是很好的構思,比如《風雪之夜》就是在北京學習時一個夜晚,他看到的一個珍貴的場面,為了創作這一幅作品,他從構思到完稿,足足用了兩年的時間。畫面中把環衛工人的吃苦耐勞、忘我工作、樂于奉獻精神,表現的栩栩如生,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,人物的豐富表情,如果不是觀察細致,有豐富筆力功底,是難以達到這么完美的畫面意境的。在學習畫畫的幾十年里,畫過的畫不下幾千幅,在漫長的藝術之路上,他有過痛苦,有過迷茫,也有過快樂!但他有一點是引以為自豪的,那就是矢志不渝的堅持,在痛并且快樂的氛圍中尋找屬于自己的藝術追求和享受。

    如今,隨著他的畫藝不斷的提升,找上門請他畫畫的人越來越多,他總是來者不拒,他知道,從熱愛畫畫的那一天起,藝術永遠是走在路上的,多與人交流,就會多一份學習的機會,因為藝術是永無止境的,只有活到老學到老,才能不斷完善自己。“沒有難度就沒有高度,在墨海中立定精神,筆鋒下決出生活,尺幅上換去毛骨,混沌里放出光明,”他若有所思的如是說。我想,這可能是他幾十年來對自己創作過程的總結,更是他對藝術苦苦探索的心聲。他用筆墨書寫人生情懷,用丹青描繪勞動者形象,實在是一種難能可貴的選擇。

    窗外,兩只白鷺輕柔地劃過湖面,組成了一幅美輪美奐的水墨畫卷,我合上采訪本,眼前忽然跳躍一行字《筆墨丹青繪就人生情懷》,也好,就作標題吧。





卖吸附石赚钱